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我变成女王的王后
我变成女王的王后
(01)
身上穿着纯白的马甲,丝线紧紧地缠住我的躯体,连想要大大吸一口气都不可能。  
再往下是一件蕾丝纯缎的小内裤,我的坚挺就包在这小内裤之中,不过老二外面还带了个硅胶的自慰套,这个构造特殊的用品,后端还附加一个弯管,管子的末端就塞在我的屁眼里。  
不过紧紧的小内裤把我的整个屁屁修饰得浑圆,一点都看不出里面另有玄「鸡」。  
小霜宫女拿来一件高腰无肩的纯白缎质拖尾礼服,柔声对我说:「王后,我帮你穿上它吧!女王正在厅里等着呢!今天是她大喜的日子,我一定要把你装饰的漂漂亮亮地,当女王她最美丽的新郎…喔,应该是新娘才对。」  
我摇摇头,歎口气;看来我是必须接受自己的命运了。  
我曾经是帝国里手握兵权,一呼百诺的大将军,我的一句话可以决定上万人的生死;没想到竟然会落到这步田地,竟然要当女人的「新娘」,要当女王的「王后」。  
当时要是知道我会过这种生不如死的性奴隶生涯的话,我实在应该刎颈自尽一死了之,也好过这些日子以来的折磨。  
事情不应该是这样子的…  
*** *** *** *** *** ***
六个月前的冬天,我带了帝国最精锐的部队,踏上征途,敌人是大海另一边大陆上的未知敌人。  
儘管我的军旅生涯从未有过败绩,但我还是兢兢业业,不敢大意。  
大海上风和日丽,看来这又是平静的一天。  
从我国的港口出发至今已经半个月了,我的弟兄需要一点刺激。  
突然,了望兵回报:「将军,前方有艘小艇,看来应该是遭遇海难的漂流船只。应该没有威胁性。」  
我心想弟兄们也闷了这幺多天,让大家活动活动筋骨也好。  
于是我下令,全员就战斗位置,全副武装,同时向该艘小艇划去。  
接近一看:该艘小艇虽然有点残破,但仍看得出先前的富丽堂皇。  
跟我们雄壮威武的战舰比起来,这船不旦娇小可爱,还透露出一种阴柔的气息。  
一向身先士卒的我,带了一队精兵亲信,搭上便桥,上了这艘小船一探。  
甲板上空无一人,但是空气中却弥漫着淡淡的脂粉甜味与少女幽香,让我们这些闷了两个礼拜的精壮男人不由得想起最原始的慾望而血脉贲张。  
不过看整艘船毫无动静,我们只耽心最后找到的是香消玉殒的女人。  
走下甲板,进到阴暗的舱房时,我开始感到床版上的细微呼吸声。  
凭我多年的战阵经验看来,这些呼吸分属于五个人,而且还是女性。  
然后,我听到衣服布料摩擦的悉挲声,看来是有人起身了。  
「谁?」  
那微弱且柔软的声音问道。  
「我是帝国的将军。」  
我回答道。  
这时我的副手阿力将一盏壁灯点了亮来,我们所有人都为眼前的景象屏住气息,太美了。  
这些女子无力地躺在床上,面容憔悴却掩不住其清秀,每一个的体态都非常撩人,身上仅着粉红色薄纱睡袍或柔软的丝质睡衣,让我们这些刚刚才被香气撩拨得心头乱撞的男人立刻感到心跳加速,生理反应立刻而直接。  
我甚至看到副手阿力吞了吞口水,我怀疑今天要不是我亲自带队的话,说不定我的这队弟兄会立刻解决他的的生理需求。  
那个起身问话的女子,即使在这群美女中仍非常抢眼。  
一头长髮就这样垂在胸前,落在起伏的乳房曲线上。  
柔软的髮丝衬托着若隐若现的薄纱睡衣,就连玩尽帝国所有美女的我也感到目眩神迷。  
大大的双眼迷蒙地望着我,朱唇微启,吐气如兰,向我说起话来。  
她们是对岸大陆的居民,是国家里的贵族。  
连同隔壁舱房她们一共有二十一人,同我说话的那美女叫纱织,是阶级最高的贵族。  
她们原本一起搭这艘游艇到近海处游玩,没想到遇到暴风雨,于是就这样迷失在海上。  
整艘船没有其他男性船员,她们里面有人懂驾船的,但是她也找不到回去的方向。  
眼看食物饮水都将要耗尽,大家只好躲在舱房中节省体力,但也只能听天由命了。  
当下我就和阿力决定将这些美女接回船上。  
管他是贵族还是平民,战争是残酷的,既然我们的船员有这个需要,我们就可以把她们几个带回去发洩一下。  
当晚船上大开宴会,船员各自聚成一团,找了个下午遇上的美女相陪。  
那些美女虽然不愿意,但是茫茫大海她们又可往哪儿逃呢?  
看船员们个个精神亢奋,我这个作将军的也松了一口气。  
希望他们到对岸后上战场士气可以更高昂。  
一开始大家都还有礼教束缚的观念,没人放得开。  
但是酒越喝越多以后,大家的行为也越来越随便了。  
我的副官阿力是第一个脱下裤子放出坚硬凶兽的人。  
他的手下紧紧按住一位美女的双手双脚,那女子也被灌了不少酒,意识已经不太清楚。  
这位美女真不愧是贵族,连胯下的体毛也有下人帮她悉心修剪整齐,两片粉红色的阴唇看得非常清楚,红豔欲滴。  
阿力站起身,用力一顶,他的老二立刻塞满那美女的阴户,同一时间那女子也惊呼了起来。  
「别急,才开始哩!」  
阿力阴侧侧地说。  
这时全船弟兄看阿力已经开始抽送,再加上酒气的蒸熏,大家再也忍不住了,纷纷掏出自己的肉棒,往自己身边的美女捣了过去。  
此时阿力将肉棒用地顶向那美女的花心,他身边的手下也忍不住了,有一位就将肉棒插进女子的口中抽送。  
其他人也忍不住开始在美女身边打起手枪来,一下子美女身上就沾满了白色的液体。  
我看时间也差不多了,回到我的房间,床上已经有个人在等我了。  
当然就是最美的那个女人,纱织。  
纱织默默地坐在床边,一句话也不说。  
当她们被我们带回船上时,她们就知道了自己的命运。  
当时纱织代表她们全体,跟我交换条件。  
她们愿意满足我们的一切需求,尤其是在性的方面。  
但是她们只要求我们在上岸以后,放大家一条生路。  
不答应的话她们扬言要当场跳海。  
我当时就口头上答应她们,当然,等我爽完以后看味道如何再说啰。  
纱织认命地看着我,而我则缓缓地脱下战袍,走向上天赐给我的绝世美女。  
虽然帝国里有人会叫我调情圣手,但是我实在也是憋太久了,尤其刚刚阿力的勇猛表现,更让我忍不住。  
我一下子就把纱织推倒,把肉棒猛地刺入她的体内。  
另我讶异的是,纱织肉壁既暖且湿,看来这女人漂流海上数日,想必也渴望着男人肉棒的滋润吧!  
我觉得自己还算身强体壮,不过纱织看来也是天赋异稟。  
她一直娇呼个不同,同时肉壁还紧紧地吸住我的老二,害憋了两个礼拜的我一不留神差点就泄了。  
于是我只好更加专注在控制的技巧上,特别注意龟头深入的角度与摩擦的力道,我可以感觉到纱织也渐渐地升向高潮,肉壁开始规律地颤动,把我的老二抓得好紧。  
终于,她大叫一声,终于比我先泄了。  
只是我精神上一放鬆,立刻感到她肉穴的迷人吸力。  
那种缴紧的感觉是我初次尝到。  
我决定放纵一下自己,反正她又逃不出我的手掌心,下次再好好整治她便罢。  
于是在她的高潮以后,我也跟着满足地射精了。  
纱织在得到她的高潮以后,我就放她在我的床边娇喘。  
或许晚一点酒力稍退以后,我可以再跟她来第二次。  
我沉沉地睡去。  
朦朦胧胧之间,忽然,我感到有不寻常的气息出现在我的房间里。  
怎幺可能?  
没有人敢在未通报下进入我房间,尤其在我用剑砍下两个不识好歹的小队长以后。  
更何况,门口的卫兵也会拦阻他啊!  
我反应也还算快,立刻準备起身。  
这时我才发现自己根本动弹不得,我的手脚四肢都被绑在床柱上,整个人被绑成一个大字型!  
我怀疑自己仍在作梦,突然一阵清香传来,一个美丽的脸庞出现在我面前。  
是纱织!  
她眼中的温柔已经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慧诘狡滑的光芒,配合着她的一头长髮与丰满的身材,看起来却是说不出的妖豔。  
而房间里不寻常的气息,则是纱织的伙伴,那些我们抓上来的美女。  
只是她们看来不再柔弱,而是一副狠毒的样子。  
其中一个圆脸的女孩对纱织说:「报告女王,甲板上已经清理完毕。」  
纱织淡淡一笑说:「小霜,妳干的好!」  
女王?  
清理完毕?  
这是怎幺一回事?  
纱织回过头来看我,嘴唇圈成一种奇怪的圆形,充满一种说不出的嘲讽味道。  
「我的大将军,昨晚可便宜你们了。我是对岸王国的女王,我早就得到你们要来攻打的情报了。于是我带着我们的突击队员,假扮海难贵族混进你们船上。你们一下子就上勾了!我早就预料到你们这些憋了两个礼拜的男人是如何地急色,所以我们将计就计,表面上愿意满足你们的需求,事实上我们都在酒菜里下了我们国家的特产迷药。」  
「可是,你们不是也有喝酒吗?」  
我急着问。  
纱织微微笑道:「这迷药就是我们的特产,与女性贺尔蒙不起反应,但是与男性睪素酮混和后却会变成最厉害的迷药。不过我也蛮佩服你的,居然比我想像中还要早醒过来。不过你也只能乖乖束手就擒,你的手下不但全部被我们迷昏,刚刚我们还帮他们注射的我们国家御医精製的毒针。这种药会破坏他们的脑部,让他们变成白癡。」  
纱织继续说道:「你们也太自大了。情报不调查清楚就要来攻打我们。我们国家其实是母性社会。我们国家的男人就像种马或种猪一样,只提供精子与劳力。这一次可以收服你们这些外来国度的男人,对我们的下一代品种一定很有帮助。」  
我听了不禁吓出一身冷汗。  
儘管我一再告诉自己对方只是一介女流,只要我冷静应对,一定有机会可以扭转局势。  
但是一想到自己万一已被施打毒针,要是毒性发作不就万事休矣?  
纱织将头髮轻轻一拨,嘴角泛起微笑。  
她似乎正欣赏着我心头慌乱的神情。  
然后她转头向那圆脸少女小霜道:「把我叫妳準备的那个拿来吧!」  
只见小霜从怀中取出一小瓶透明药剂跟一根针筒,端在手中,毕恭毕敬地交给纱织。  
我可以感到额头上的冷汗越冒越多,看来这是要给我的毒药了。  
一想到自己可能将会变成白癡,那可是比杀了我还让我难过。  
心里头一急,用力一挣,右手的绳子居然被我扯断了。